暂时消失
HP邓斯哈/三国曹魏/金光布袋戏
金光相关走子博→正骨山庄叫阿晚

丕司马阴间事

  司马光给老祖宗烧了一本《资治通鉴》之后

  ——兼挖文宣皇后发动高平陵之变的真正原因

 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,不是你是君我是臣,而是我为你的葡萄架下之臣,却终究不能与你被载入同一本史书。

  一生魏臣,终入晋书。

  尽管生前已有所料,但在黄泉下,当司马懿知道这个消息时,还是不禁自觉讽刺。

  ……直到许多年后,这个问题终于被司马家的后人司马光用一本编年体通史《资治通鉴》解决了。

  司马光编写完《资治通鉴》之后马上就烧了一卷给自家的老祖宗。

  “仲达老祖宗,我终于解决掉你的遗憾了!不用纪传体,你也可以和老祖母光明正大地一起出现了!”

  阴间。

  “司马仲达!谁是他老祖母!”这是愤怒凌空,以阿飘状俯视某人的魏文帝。

  晋宣帝飘不起来,因为他被咆哮到简直想跪:“是我还不行么……”

  “你当年究竟给司马家留了什么遗训!出嫁从夫的道理你到底懂不懂!”

  晋宣帝满脸大写的耐心:“子桓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  魏文帝继续咆哮:“还解释什么!什么都是你儿子阿昭干的对吧!”

  说起自家儿子,晋宣帝也尴尬了:“呃不,司马光好像是叔达那一支的后人,这次应该是叔达做的……”

  晋宣帝的内心os:“光孙子你烧《资治通鉴》过来就算了,还烧封信求表扬干嘛。T_T不知道这次会有几天下不了床……”

  魏文帝也不管他说什么,只是不依不饶的继续声讨:“你又想说是都是你家昭儿干的不关你事对吧?你死之后的事情我就不说了,但曹爽是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啊!连睿儿留下的人你都要动你对得起睿儿的那一声娘吗!”

  晋宣帝一脸“你误会了我”的痛苦状——事实上他每次想起魏明帝对自己的称呼也是发自内心的苦——说:“……曹爽那事我是有苦衷的。”

  “好!有什么苦衷你说啊!别说我不让你说话!”

  “那时候你不是老说出嫁从夫么,后来我就想着干脆让师儿昭儿他们改了随你姓……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师儿那里倒还好,但昭儿说,如果他改叫曹昭的话,曹昭伯一定会用自己的名字嘲笑他的,我仔细想想,也的确是这样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隔壁的真爽父子组。

  曹爽一脸木然的问:“所以说,爹,为什么我的表字是昭伯?”

  曹真一脸无奈的答:“因为你是我的大儿子啊。”

  曹爽略带期望地看着父亲:“那如果我不是大儿子呢?爹你会给我改什么名字?”

  曹真纠结道:“你要是行二叫昭仲,那就犯了文宣皇后的名讳;行三叫昭叔,就和昭伯一样得罪人;行四叫昭季,那估计不用外戚出手,你老婆就先掐死你了……”

  曹爽一脸痛苦的表情:“所以说,为什么我表字中要有一个昭字……”

  而曹真也同样痛苦:“我也不知道,你的人设就是这么写的为父也改不了……为父还连你亲爷爷到底叫啥都不知道呢。”

评论 ( 5 )
热度 ( 38 )

© 柳夜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