暂时消失
HP邓斯哈/三国曹魏/金光布袋戏
金光相关走子博→正骨山庄叫阿晚

[绣诩]欲语多年求不得

冷cp脑洞来一发~




  贾诩一向觉得,如果自己敢将心中的分析毫不隐瞒地说出来,恐怕没有人会不听他所献之策。

  但始终是没有一个人能让他把心里话说全。

  曹公是个明智能断之人,麾下人才济济,也不见有妒贤嫉能的毛病,似乎是个能大方进言的明主——但曹公手下也是人太多了,他一个降臣,不必,也不能把话说完,他要是将所有的可能都说了,那别人还说什么好呢?

  如今的陛下也不坏,但比之曹公还是不如,终究也不是那个自己能随便说话的人。

  或者,这辈子就只有一个人,能让自己放心的将所思所谋尽诉出来了。

  为什么这么放心?大概是因为贾诩知道张绣听不懂吧。

  贾诩在张绣面前无须藏拙,因为他再怎么藏也是拙不过张绣的。

  贾诩在张绣面前不能藏拙,因为他要是拙了,张绣就真是没办法的了。

  贾诩每次帮张绣谋划,耐住性子帮他分析大势,张绣都会认真地听,但奈何有些人天生就是学不会权谋的,任他再怎么详细解释每一条计策,但从张绣的语气中,贾诩还是能够听出他其实并不懂。

  他总是在说“绣信先生的”、“绣当然是相信先生的”,还有“虽然绣听得不是太懂,但绣相信先生之策必然是好的”。

  贾诩每次听到这些话都觉得憋着一道气,他在计谋背后算了千万遍的机关竟然从没有机会说出来。

  而直到许多年后,贾诩又听过了“文和所言甚是”和“太尉言之有理”,才赫然发现,原来自己最想听的还是那一句“绣信先生的”。


  为什么听过自己的解说之后,他明明不懂也不再追问,只是说相信?

  为什么听过他说“相信”之后,自己明明知道他不懂,但就是不说明白呢?

  为什么他从来不问,自己所谋何事,所思……何人?

  为什么,那时候自己不说呢?

  到如今,便是想说,也没有人听了。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10 )

© 柳夜晚 | Powered by LOFTER